焦糖布丁

黑皮是全世界的宝藏٩( 'ω' )و


微博迷妹号戳@N记小布丁

只有我第一次知道这个前奏是歌剧魅影里的??

描线零分

手癌晚期无误了

今天做动图了吗?
没有
今天填坑了吗?
没有
那你今天干了什么?
嗯………玩了一下马克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怎么从小就这么丑

不知道啃啃注意到snow出了海贼滤镜没有!!!

new look
以后几天要当咸鱼

哇………我的小破文竟然有那么多人关注,是画的小条漫的好几倍,不行了,我要还是停更好好修一修再放粗来了,要不然就拿不出手了

J市度假计划

*一切不属于我,除了ooc
*拉车,拉啃
*没有任何医学根据
*一切投机取巧都是我的错
06

在金元植的帮助下,警方很快发现了这些碎尸和市里这半年报的大部分失踪案都有了联系,也找到了多处弃尸处,确认了这是一起贩卖器官案子。

这些尸体表明了不论男女老少,都有可能遭遇毒手。

为此,警方的发言人还发表了让市民注意出行安全的忠告,并且加强了路上的巡逻。

就这样,这件案子变成了全市注目的大案。媒体又是也会派人在警局蹲点跟紧进展。

又是一个黑夜的来临,车学沇坐在沙发边,看着睡着的金元植。

闭上的狗狗眼,还架着忘记脱掉的眼镜,熟睡的人儿有时还会发出呼噜声。像个小孩子一样,惹得人想要用手摸摸他,却又怕惊醒了他。

他已经多少天没有睡了,两天?三天?车学沇看着回来后连衣服也没有换的金元植想道。

当他想用手摸摸金元植的时候,又突然缩了回来,因为沙发上的人突然睁开了眼。

“啊,回来了。”睡意仍浓的低音,迷糊又慵懒。

“嗯。”一个简短的回应。

“几点了?”金元植坐起来伸了个懒腰。

“十二点多了。”

“哦……夜钓那晚为什么又突然一声不吭地消失了。”金元植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便又去拿着卷宗到书桌坐了下来。

“累了,乏了。想回来歇着了。”迅速占据了沙发的车学沇,摆弄着手指随口回答道。

“都这样了,还要敷衍地回答我吗?”金元植盯着车学沇问道。那一副俊俏的面孔,像只能干的警犬,似乎可以探知所有他想知道的奥秘。而带上了金丝框眼镜的眼睛后,削弱了几分野性,也增添了一些书生气。

车学沇抬眼看了看金元植,叹了口气。“你明知道我不想回答了。”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可以逃避的了?”又是一句反问。

“我只是不想再继续让自己深陷进去了,你,我和在焕,我们已经纠结太久了。”车学沇的视线对上金元植,神情冷漠,“当初问了不回答的是你,现在要我回答的也是你。我又能怎么做呢。”

“那时候的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整理思绪而已。”金元植辩解道。

“那过了这么久你想明白了吗?”车学沇继续问道,“不过回答了又有什么意义呢?我连想摸摸你都做不到了。”透明的身影从沙发上起来,“我出去了,有新的消息会回来找你的。”

在消失前,车学沇叹了口气“你和在焕以后小心点吧,搅了这么大的案子,怕是早晚会被盯上。”

“嗯。会的。”金元植脱下眼镜,向后靠在椅背上,揉了揉眼睛。再睁开眼时,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第二天清晨,电话铃声响起,金元植接通后,另一头传来李在焕急匆匆的声音:“植儿啊,我们按照你说的,交叉对比了被害人活动范围和近期被个人租用的仓库地点的名单,发现了三个比较可疑的地方是用假名登记的。昨天深夜发现有三辆大货车进入这些地方,现在要去突袭了,你要不要跟着一起来?”

“好。”金元植回答道。

“那你赶快打车来警局吧,很快就要去了”李在焕告诉金元植。

当金元植赶到警局的时候,碰巧遇到了从检验室出来的李弘彬。

“金元植我有话跟你说。关于上次那条手链,我……”李弘彬拉住金元植,神情慌张地对他说道。

“元植这边,快,来穿防弹衣。”李在焕在远处也看见了金元植,便赶快大声呼喊着。

金元植只能推开李弘彬的手说:“下次吧,等我回来马上来找你。”说完便快速向李在焕跑去。

李在焕很快地帮金元植穿上了防弹衣,戴上了耳麦,确认无误后,和其他人一起听了突袭计划,坐上警车出发了。

当他们抵达现场的时候,金元植看见车学沇就站在门口,便在警员都向前时,放慢了脚步,然后压低声音问到,“你怎么在这里?”

“等你呀,昨天找了一晚发现他们有三个仓库,不过我相信你们也发现了。”车学沇回答。

“你怎么是找到我的?还知道知道有三个仓库?在焕哥打给我的时候你已经走了。”金元植有点疑惑看着车学沇。

“听到的,鬼魂都能听到附近的交流电。而且他们教了我一些新东西。”车学沇盯着仓库回答道“小心点,被逼急的野狗会为了保护自己的食物撕咬对方的。更何况,你们遇到的还是一大群的野狗。小心正门口的炸药,我在里面等你。”说完,车学沇又消失了。

“元植快点跟上吧,我们要进去了。”耳麦里传来李在焕的声音。

“哥你们小心,里面的人在正门口准备了炸弹。”

“嗯,好。一队注意。门口有炸药,改从侧面窗户和后门突袭,我再重复一遍……”李在焕的指挥声持续在无线电中回响。

果然,侧、后两边的防守没有前门那么稳固,很快大部队就摸进去了。金元植选择从后门进入了仓库。

“我还是第一次帮着突围现场呢。”车学沇又突然蹲在金元植身边。

“因为你更向往安全保守的生活。”金元植捂着麦小声回应着。

“事与愿违啊,生活比我想象中的更加不安全。派几个人去楼上吧,里面还有活着的人,不过很有可能是被丢弃‘存货’。因为只留了在外看守的四个人和一些医护人员。已经装好了已经处理过的器官都已经装在你看到那辆货车里了。”车学沇回到了正题,而金元植也通过无线电将信息传递给了李在焕和其他警员。

李在焕带着突围大队以人数优势从四方围住里面的人,持续地展开枪战,牵制着运送的车辆使其不能移动。

金元植带着援救小队迅速地摸上了楼,不费力地放倒了门卫,打开门进去发现里面的手术间的操作人员还在给手术台上的人注射麻醉剂,准备动刀。看到有人进来也没有打算住手,直到有警员向上鸣枪威胁,他们才停止作业,缓缓举起双手。

金元植自己向更深处走去。里面并排排着多张病床,注射着药剂,看起来没有人是清醒的,有的已经动过刀了,有的还没有。

他继续走,直到房间最深处,发现一扇与外面隔开的铁门,很厚,有着独立锁,但是已经被打开了一些,散发着寒气。金元植把门完全打开,房间的中间放着几具已经被用完的尸体,头颅被放在一旁,整个躯体被掏空,四肢被卸掉,放在。房间的三面墙边都靠着多层的货架,而地上放着绞肉机,旁边未封口的医用垃圾袋里包着很多已经处理好的尸块。

当金元植想去查看货架时,听到后面传了车学沇的声音。

“小心!”

他感觉有人朝自己扑来,便马上扭头,来人手握着一只注射器,向他冲来。他们很快就扭打在了一起,那人一直想要朝给金元植注射些什么,一找到机会就不停地朝金元植扎下去。金元植左躲右闪,最后抓住了他的双手,两人僵持不下,最后金元植利用自己的长腿向对方的腹部狠狠踹下去,对方闷闷地叫了一声之后,撞向门倒了下去。

金元植喘着气,双手握拳放在胸前准备第二次战斗,却看到这只漏网之鱼不停扭动身体挣扎着,想起身向后离开这里,但是手被弯成一个特别不自然的角度还死死地抓着注射器。

再把目光向上移动,看见车学沇右手也向上举起,却看不到手臂及以下的部分,和地上的人似乎也做着同样的动作。

“救我…我不是故意想要杀你的,我的手,我的手现在不听使唤了。” 罪犯最后惶恐地对金元植求救

“那里面是什么?”金元植问道。

“空气。”车学沇回答“他应该自己试试向动脉注射的滋味。”

“救救我。我错了,我保证自首,我都招了行不行?警察先生救救我,我还不想死。求求你了。”那人怕得流下了眼泪。

“放了他吧。”金元植说。

“然后让他刺向你后逃走?我不要。”车学沇边走向他身边,边冷冷地回答。“为什么要留下他,证人也不少他一个。不如让他试试自己的恶意。”

“我们做这一切是为了伸张正义,不是为了报仇。”

金元植慢慢接近并且安抚车学沇道:“沇尼乖,让他丢掉就好了。别做回不了头的事情,你不是个恶人。”同时把犯人手中针筒扔到地上踢到一边后,抓住他的双手,才看到车学沇的手慢慢放下显形,接着金元植很快就制服了犯人将他绑了起来。

金元植经过车学沇身边的时候,对他说:“别再这样胡闹了。”

接着又对犯人说:“刚刚发生一切如果你不说出去,我就当是刚好从这里走出来的时候遇见的你,你也不会有袭警的罪名,懂?”犯人点了点头。

他们两人一起走到外面,外面等着的警察马上接手带走了罪犯,李在焕也来到了金元植身边查看他是否有事,亲自确认后才派人进去房间里面检查。

当金元植和李在焕下楼走到仓库外面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临行前拉住他的李弘彬,便问李在焕要了李弘彬的电话。可是打了好几通都没有通,就只好随着李在焕先回趟警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