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布丁

黑皮是全世界的宝藏٩( 'ω' )و


微博迷妹号戳@N记小布丁

*一切不属于我,除了ooc,大概人物都崩坏完了。
*reo,拉车。是的,我又来带圆玩了。
*配合音乐实用更加。

在我耳边的——

02

“那是我的牙刷哦。”郑泽运说。

金元植一摆手,把东西丢进垃圾袋里。

乱糟糟的头发,没有打理过的脸,再一个睡不好的夜晚。这足够说服自己一大清早什么都不做先把那个人的生活痕迹清理干净了。

我现在连你的一丝气息都不想闻到。

“啊,这是我们一起买的口杯。”郑泽运说。

口杯砸到袋子里其他杂物,只发出闷闷的咚声。

“哼,你以为全都清理了就可以解脱了吗?”郑泽运坐在餐桌上低头摆弄新买的餐具,“自己抬眼看看,还不是把整个屋子弄地一团糟。”

金元植抬头看了一眼,嗯,是很乱。

门口堆满了满满的垃圾袋,鞋柜门全开,里面被掏得乱七八糟。客厅玻璃桌上的零食也全都消失了,电视柜上面的摆设也东倒西歪。昔日郑某人的领地厨房,更是从厨具到餐具再到冰箱被清的什么都不剩。

“早知道就不净身出户了。”郑泽运小声嘀咕抱怨着。

金元植嘴角拉了拉,冷笑了一声。呵,你真的会后悔吗?

喝下一口拿铁后,通知式地告诉我你要走了,订了明天的机票。我拿出手机想订一张跟你一起去的时候,你拒绝了我,说是来不及了,你要去那边工作,再也不回来了。

“就到这里吧。”酥软、入耳、不可抗。

金元植系好最后一个垃圾袋。

结束了。

“打扫完了?”

“嗯。”

“不奇怪我还在这里嘛?”

“不奇怪。”

“去吃什么呢?”

哎,我又不是你,哪有那么禁不起饿啊。
金元植等清洁工带走最后一袋后,去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下了楼。

一路上郑泽运的声音让金元植草草路过他提及的每一家店。直到有人从旁边走到面前问。
一个比自己矮上一些的男子走到他面前问,“那个,打扰一下。先生能不能跟我拼一桌呢?这家店得两个人以上才能用。可以吗?”

抬眼一看,已经走到一家新开的中式火锅店,再低头一双杏眼水汪汪地望着自己,实在是不好拒绝。

“好…吧。那费用平摊?”金元植问。

“好说好说,走着走着。”这男子自来熟一般,拐着金元植的胳膊就往店里走。

平常要是被不熟的人拐着胳膊,绝对会推开,可是今天被拉着都走上楼梯都松开。为什么呢?金元植问自己,是来自火锅的诱惑,还是不想再听见旧人的耳语?

虽说是新开的店,但是开的地段不差,楼上的上座率远远达不到平常水平。

“你其实是个托儿吧?”金元植坐下来以后问。

“啊,被发现了。嘻嘻嘻,不过团购确实是存在的。你选一个套餐吧,不会让你吃亏的。”男子把手机递给了金元植。

确实划算,金元植勾了个套餐就把手机还了回去。

“好吃吗?”

金元植不用抬眼就已经感受到对面真挚的目光了。

“嗯。”金元植稍稍看了一下对面,明明是他拉着来吃饭,自己倒是矜持,没添过饭,也很少捞菜上来吃。

“这么快就饱了?”金元植问。

“嗯。”对面人回答。

简直可以把天聊死,可是不再说些什么,郑泽运怕是又要坐在自己旁边了。

“那真的是要出去吃,你果然是要多找几个和你一起。”

“也不算是。我只想找你。”金元植惊讶地抬头,瞧见对方满脸的笑容。

“车学沇,下次不要自己吃饭了,找我吃吧。”对面的人递来自己的手机,“电话存一下呗,最好连kakao也加一下吧。”

“你还真是热情啊。”金元植接过手机,犹豫是否真的要存。

“你要是存了,以后在这儿吃免费,包括这顿。”车学沇抛出橄榄枝。

金元植终究抵不过火锅的诱惑,把自己号码存了进去。

“当然,也只有是和我一起的时候,金元植先生。”车学沇收回手机补充道。

后悔也来不及了,金元植有点无奈。

吃完后,两人一起下了楼。

“我走这边。”车学沇指了与金元植家完全相反的方向。

“我在另一边,下次约吧。”两个人道了别,相不同的方向离去。

“他很热情呢。”刚刚离去,郑泽运就围了上来。

“一时兴起而已。大概不会再有下一顿。”

“那你还电话存给人家,说明你心存侥幸呀。”地上只有一个影子,倒影不出环住金元植脖子上的手。

可能,是在期待吧。金元植思索起自己今天怎么就着了一个陌生人的道。完全没有听到后面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就迎接一个熊抱的冲击。

“帮帮我吧。”车学沇的声音,“我再也不想听到那人和我说悄悄话了。”

评论(7)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