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布丁

黑皮是全世界的宝藏٩( 'ω' )و


微博迷妹号戳@N记小布丁

在我耳边的——

*一切不属于我,除了ooc
*reo即将下线,拉车结局未定
*所有玩笑没有恶意
*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结局还是一个爱情故事(我被审计折磨疯了

03失恋战线联盟(?)

已经过了两三个星期了。
我怎么会受得了如此聒噪的一个人。

看着前面犹豫不绝询问自己买什么的车学沇,金元植还是质疑自己。

虽然结识一个同样遭遇的人很好,和他在一起的时听不见旧人也很好,但是这不就是被盖过去的吗?算是真正的翻章了吗?

“我也想不明白。”很久不见的郑泽运坐在购物车里同样目视前方。
“啊…我开始怀念起你的好了。”金元植低头嘀咕,看了眼手机,其实也就过了十来分钟。
“你知道我只是根据你的记忆模拟出来的吧,就如同宏志对于圭介☆,”郑泽运低头看了看脚边的零食,然后举起一包说,“我也喜欢吃这个。”
“嗯。”低低的鼻音。

“好了,我们去结账吧。”车学沇突然喊道。
“好。”
购物车中的郑泽运已经消失得无隐无踪。

“元植啊,谢谢你了。”两人吃着午饭的时候车学沇说。
“干嘛又突然说谢谢。”金元植皱着铲起一块披萨。
“嗯…就突然想说。”车学沇喝了一口蜜桃茶。
“还会听到吗?你前任的声音。”金元植问。
“昨天拉着行李和你一起坐电梯的时候就有听到。说我是胆小鬼,说我只懂得逃避。”

昨天车学沇就退了公寓,搬去和金元植住一段时间。

两个人比起朋友更像是共生关系,如同鳄鱼和它嘴中剔牙的小鸟,如同薯类和它的根瘤,明明都知道那不是真的人,但是只凭自己一人和亲友就是摆脱不了。虽然依赖陌生人有些许诡异,但是就像是雨天中的太恭实赌一把在路边拦下了朱中元☆,两个人为对方消除了影响。
尽管两人初识时度过一个现在完全不想想起的夜晚,但是从车学沇决定转身寻求金元植帮助开始,两个人可以因为前任互吐苦水,又互说美好回忆,不必隐藏,不必受人劝阻说一定要忘记,不存在分手即路人理论。有时两个人的空间坐着四个人,但是却不会再让人烦躁和害怕。

这大概是另一种亲近吧。

“我刚刚也听到了,我前任的声音,”金元植指了指购物袋里的零食,“他说他也喜欢吃那个。”
“草莓软糖吗?看来他也是个有品位的人。”车学沇说。
“啊,不是,只是因为这个糖是独立包装,他不用为开了一包但是只吃一颗而被我责备。”金元植的回答换来对方的偷笑。
“这个理由也不错。”车学沇笑嘻嘻地说。

日子这样子平淡地过,从同居变成合租舍友,不越界,不插手,但是有人陪伴,这样的单身生活似乎也很好。

“是吗?”一声奶音。
金元植的眼神突然下移。
“又出现了吧,你前任的声音。”车学沇是察言观色一等一的高手。
“是的,残忍的格林德沃☆。”金元植回答。
“我更倾向于邓布利多☆。”郑泽运坐在金元植旁边,用手托住脸看着他。
“试试喊一句除你武器☆。”车学沇又喝了一口蜜桃茶。
“忘记带魔杖,大概不会管用。”金元植指了指车学沇的蜜桃茶,对方就递给了他。想到自己刚分手时,喝什么都如同喝了那黑池里的水,不断激发回忆,宁愿让那从冥河爬出来的死尸们把自己拖下水。现在还能品到蜜桃茶的甜味,嗯,味道还不错。
“看着我,你就不会想了。”车学沇拿回自己的蜜桃茶。
“不想看,你太吵了。”金元植说。
“我不说话就真的是大眼瞪小眼了。”车学沇反驳。
“你说谁眼睛小?”金元植说。
“谁接腔谁眼睛小。”车学沇扁嘴。
“买单。”金元植说。
“好吧。等我喝完这个茶。我知道有一个地方甜点超级好吃,下午起床去不?”车学沇问。

都还没有买单就想吃下一顿,金元植想。

不过感觉还不错。

备注
☆从上之下分别是
《杀人偏差值70》,宏志是圭介臆想的另一个人格

《主君的太阳》,第一集太恭实在雨天拦下朱中元的车只是因为拦不到车,但是没想到自己摸到朱中元就看不见鬼魂

《神奇动物在哪里》、哈利波特系列,阿不思.邓布利多和盖格勒.格林德沃曾是一对恋人,私设和哈伏对决一样,格林德沃是被邓布利多用“除你武器”打败的。

————————————————————————
做一晚上题就来速打一段
引用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第一个引用只是因为太滚说他也喜欢日本电影
温情?不存在的

评论(1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