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布丁

黑皮是全世界的宝藏٩( 'ω' )و


微博迷妹号戳@N记小布丁

J市度假计划

*一切不属于我,除了ooc
*拉车,拉啃
*今天好好破案了吗?没有

07

一切都进展的还算顺利,金元植回到酒店后就开始收拾起了关于案子的资料。

犯人很快就承认了罪行。警方也很快就知道所有的交易和人员招募都是通过一个网站来进行的。人员人数和地点的决定都是网站匹配的,所以大部分人相互不熟悉。虽然能够强行关闭网站,但是不断变换的服务器使得创立这个网站的人员无法追踪。

关闭网站后交易都会停止,再加上对网络的监控,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再有所行动了吧。金元植站在书桌前边收拾边想,只是……

“在想我吗?”车学沇趴在沙发上

“想你干嘛?我何必担心一个不注意自己安全的人。”金元植背过身没有想要理睬却又忍不住想要抱怨。

收拾完一切的金元植看到手机有着李在焕五个未接来电。想起来今天结束审问时,听到李在焕开心的声音“我的大功臣等会回酒店收拾一下,我带你补救一下假期。你的休假不是快要结束了吗?”

金元植换上一件新衬衫,在镜子前深吸一口气。

“很好看,很适合你。”坐在浴缸里面透明人说道,“只是一次约会,不要紧张。不用担心,他会喜欢的。”

“又去哪里了?你都错过了整个审讯的过程。”金元植转过身问。

“这就不用你担心了,不要紧张才是你站在最需要解决的。”车学沇还是躺在浴缸里,但是伸出了手向上伸了伸,只见他的两只手消失了,而金元植的手开始顺着脖子整理起了领子。

“你这又是什么操作?那天突袭也用了。我甚至感觉不到自己双手在做一些什么。”金元植任由车学沇控制双手在自己的上半身游走,整理这一切。

“集中精神将自己的一部分灵魂注入生人的对应躯体就可以操控那一部分,”车学沇结束了一切,拍了拍金元植的胸口。“简称魂穿。”

“那你也可以整个人都附身到另一个人身上,不是吗?”金元植打开浴室门走了出去。

“确实可以做到,但是要进到那个人脑子里,容易被躯体主人的意识反抗驱逐出来有可能还会魂飞魄散。”车学沇跟上了金元植,与他同行到电梯口。

“那我就不打扰你们的约会了。”车学沇停在原地弯腰鞠躬,做了一个夸张的谢幕动作。

“Have a good time.”留下了最后一句话就消失了。

金元植下了楼,已经在大堂等着不是李在焕,而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李弘彬。

“呦。”两人对视一会后,李弘彬先从口袋拿出左手打了个招呼,“金顾问去现场也要穿的如此好看吗?”

“不是这样的。在焕哥呢?我以为是他要来找我。”金元植刚说完就看到李弘彬投来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

“可惜来的是我,前辈没跟你说吗?在焕哥刚刚收到一个举报电话说是在另外一家医院也发现了一具残尸,没有开肠破肚,更像是你星光医院看到的那样。”李弘彬打开车门锁,“所以他先去现场,还让我来接你。”

“谁?没有人跟我说是要去现场啊。”金元植上了车,却一脸疑惑。

“啊,肯定是前辈还在生你的气,想要破坏你的好情绪。”李弘彬笑了起来,“那哥哥也不是省油的灯呢,车学沇前辈。”

“你怎么会知道他会出现在我身边呢?”金元植更加疑惑了,“难道你也……”

“嗯,我也可以看得到,不仅是他,所有的灵魂我都可以看得到呢。就因为这个小时候都住在庙里当童子僧呢。”李弘彬边开车边说,“突袭那天我就想让你看着他来着。刚开始我还不太相信,毕竟你跟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也只是一闪而过而已,像是被拉走了一样。后来DNA检测的时候,我就留心比对了一下,没想到那条手链还真的是他的。我就说一个应该在S市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原来是被自己近身的物品带来的。”

“那你是怎么找到他的?他一向神出鬼没的。”金元植心里念叨起了车学沇竟然还留了一手,有了新帮手还不告诉他。

“我没有去找他呀,他自己来找的我,在我要去拿化验结果那天,老远就看到他在检验科门口向我挥手了。哎,从我在他手下实习的时候,感受到他那股过分的热情了。”

“确实,虽然怕生,但是为了工作却到处都自来熟。”金元植深表同感。

“可靠,有时候却又不让人省心。”李弘彬又加了一句换来了金元植点头赞同。

“听说那天突围他差点捅了个大篓子,魂穿了一个威胁到你的犯人,差点还把人家搞死了。”李弘彬又问。

“差点,我也没想到。明明是那么稳重的性格。这次却如此莽撞。”金元植想起来就头疼,”还有关于那段的仓库监控,也是前面还播放得好好的,就我被暗算那段就图像扭曲起来什么都看不见了。而且那个袭击我的人过了一晚就疯了,只要提到这件案子就整个人失常起来,所以证词也失去了有效性。我都怀疑是不是他下的手呢。”

“那还真不是他,前辈这两天都和我待在一起,整理一些你们可能没注意的线索。不过你还是看着他点,别让他再这么冲动。”李弘彬证明了车学沇的清白。

“知道了。这次要去看的尸体为什么又拉上我?器官贩卖的案不都差不多收尾了?”金元植问。

“本来我们也想让你和在焕哥好好休息的。可是我们今天早上刚到警局就看到一个残缺鬼魂孤零零站在在焕哥座位旁边盯着卷宗看,所以就问他发生了什么咯,结果他就说他认识你,你曾经想要救他,虽然没有成功,所以在电视里看到你和警方站在一块就想再找你帮帮忙。我只好让前辈先去确认一下他尸体在哪里,没想到也是在太平间。我只好请那边的医护人员报了警咯。”李弘彬说。

难道是那天公路上的男子?金元植心里想到,“先去看看吧,不过这次残尸有头吗?没有头我也不知道是谁。”

“头不知道打捞上来没有,在医院附近的一个鱼塘里,前辈下去说还是可以辨认出来面容的,看来没有扔弃多久呢。”李弘彬目视前方的马路说到。

“那他缺了什么部分?”

“手和脚,是什么样的怪癖强迫症收藏还要精细到手臂和手都不能取自同一个人。”李弘彬不禁吐槽起来,“上次是四肢都少了,这是要玩拼图吗?”

“也不是没有可能,现在还没有办法确定嫌疑人的目的。去了再看吧。”金元植问李弘彬。

两人在陷入漫长的沉默中来到了雪斗医院门口。

“这家医院吧,虽说是比星光医院大很多,但是管理松散,听说一个股东走了以后,里面医务人员还有过内斗,今年光是医闹都出了好几起呢。”李弘彬进去随便找了个地停了车,“而且停车费还特别贵,简直不让人好好看病。”

“走吧,在焕哥应该已经到了。”李弘彬和金元植下了车一起走进了医院大楼。

“啊,别和在焕哥讲我也能看到鬼的事,他会担心的。”李弘彬进去电梯后嘱咐道。

“你们来了,我都快要被冷死了,果然大医院就是钱多,不是太平间的冷气都要比别的医院低那么多。”李在焕双手护胸蹦哒地对从电梯出来的两个人说。

“哥有什么发现吗?”李弘彬问。

“和上次的手链一样,这次出现了不属于死者的项链,而且还是个女款,”李在焕拿出一个证物袋,“这条项链价格不菲呢。刚刚上网查了查,不是限量商品所以不好追踪。”

“那我进去检查一下尸体,你们要跟着进来吗?”李弘彬问。

“我!”突然出现的车学沇举起了手。

“还有人吗?”李弘彬拉开门前给金元植使劲使眼色,然而金元植拒绝接收他的信号并回答,“我和在焕哥去安保室查看录像了,你加油。”

“哎,这都什么队友啊…”李弘彬关上了门。

评论(8)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