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布丁

黑皮是全世界的宝藏٩( 'ω' )و


微博迷妹号戳@N记小布丁

J市度假计划

*一切不属于我,除了ooc
*没有任何医学依据
*破案投机取巧都是我的错
*拉车,拉啃,感情线今天终于进展

10

“一个头是个什么鬼?”李弘彬讶异道,他可不想一出去就看到只有一个头漂浮在空中跟着他。

“就他们打捞之前那一具尸体的时候一起捞上来的。”金元植拉开了门,走了出去。

“有点神奇。”李弘彬撕掉了门口的符,车学沇跟了出去。

“抛尸地点重复了,说不定他是一个习惯主义者呢。”李弘彬边走边说。

“是有这个可能,也有可能是同时杀了两个人。”金元植思考了起来。

“需不需要……”

“不需要。”

“不需要。”

车学沇对两个弟弟突如其来的过度保护有些不太适应。

不过这样子的日子还能过多久呢?车学沇突然想道。

“你们两个好慢啊。”李在焕拿着案宗叉着腰看着窃窃私语的两个人慢慢走来。

“哥,这次真的只有一个头吗?”李弘彬问。

“刚开始是,后来又捞上来了四肢。手臂和大腿都纹上文身呢。”李在焕把案宗递给了两个人,“面部没有损毁,多了一对硬硬扎进去的耳环,我让人去查那个耳环的DNA了,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多了一个模仿犯要抓。”

“也不一定是模仿犯吧,”金元植思考起来,“只是肢解,没有开肠破肚。不太相似,我怀疑他可能是想借着之前器官贩卖的案子掩盖自己的踪迹。不过很有可能这个犯人和之前的案子有些联系。”

“很有可能。医院的录像我问了,在一家安保公司还有存档,保存期有60天呢,我已经打电话让他们就拷贝一份近60天的录像给我们了。”李在焕说。

“那之前我在的那家医院的录像也顺便去拷了吧?交叉调查应该能提高效率。”金元植说。

“好。今天就先到这里吧,等我一下,我送你回去。”李在焕对金元植眨了眨眼。

“哦……好。”金元植反应了一秒。

“那我问一问检验结果什么时候出来好了。”李弘彬识趣地离开,顺便带走了墙角想凑热闹的车学沇。

“前辈,你有时候很难懂呢。”李弘彬和化验室的同事们打完招呼出来后,对身边的车学沇说。

“我?哪有?”车学沇一脸疑惑。

“在S市的时候从来没有提过你们三个人的关系。只有到调动工作来这里后才知道,你在通知下来那天打电话给在焕哥,让他好好照顾我。”李弘彬顿了顿,“这次出了事才知道你们之间还有个金元植。是个人都能猜出来你们之间的关系了。当初你舍去的,现在怎么又放不下了呢?”

“谁说当初我舍得呢?”

李在焕带着金元植开着自己的私家车一路飞驰,任凭对方怎么问,都嘻嘻嘻地拒绝回答,直到到达目的地。

“Zzang~”李在焕下车后展开双臂向金元植展示整片空无一人的天地。

金元植下车发出了一声感慨,“晕。”

眼前这片沙滩在小山丘的隔开,一面向阳,一面阴凉。风不大不小,带着海浪懒洋洋地来了又回,最后到达沙滩的没有大起大落只有软趴趴的泡沫渣渣没进细软的沙中。

金元植抬了抬头看了看天,连日的忙碌让他忘记了来这里的真正目的,这样温和不刺眼的阳光,让人忘记疲倦,风也那么善解人意,只带走身上的粘腻却不会再多一分凉意。

“元植来帮忙啦!!”只见李在焕从车尾对他挥了挥手。

金元植走了过去,看见李在焕在从百宝袋里掏出各路度假法宝,帽子,泳裤,拖鞋,泳镜,墨镜,桌布,超大太阳伞还有一大篮子的零食,随后还把泳衣递了过来,让自己回车上换上。

“那你呢?不会已经穿了一个上午了吧?”金元植的脑子似乎透支完了。

“没有啦,刚刚等你们来的时候换过了。”李在焕边说边脱了外衣换了个拖鞋。

金元植换好衣服再次下车时,李在焕盯着他看了许久。

完美的比例,适中的肤色,肌肉线条清晰可见,全身上下找不到一块多余的肉,贴身的短裤让那长腿更加突出。

嗯,选短裤果然明智。李在焕在心里感慨。

“走吧。”耳根透红的金元植主动拿起东西,关好车门,带着回过神的李在焕走入沙滩中。

铺好桌布插好伞的两个人脱了鞋就往海里面跑,那浪就这样慢慢没过两个人的身体直到只剩下头。水性极好的两个人就这样在水中穿行打闹。

直到

金元植再一次一头扎进水里,却见到一个女子模糊的身影从海底慢慢浮了上来,他吓得出了一口气,那气泡咕噜咕噜得往上跑,而他仔细一看,那水里什么人都没有,等他在四处张望时,李在焕从背后把他抱住,两个人一起浮出水面。

“怎么了?看你刚刚有点闷不住气。”李在焕问。

“有点累了,我们上岸吧。”金元植怕多生变故,和李在焕慢慢游回岸边。

总是听说水鬼多,但是遇到还是觉得害怕,金元植的心脏仍然被刚刚的遭遇惊得砰砰直跳。

明天得让李弘彬看看他们两个人有没有被什么缠上才是。金元植又想。

坐在桌布上补充能量的金元植不禁好奇起来,“哥,你是怎么知道这还有这样一片好地方的?”

李在焕喝了一大口香蕉牛奶回答道,“之前过来附近查案的时候发现的,后来线索断了,没人查了,就回去查了查,发现这里是片私人海域,不过户主两三年前就去了国外,这就一直空着了。”

“不过这里很漂亮啊,总想着等不忙了就来看看,刚好你来了,就一起过来咯。”李在焕说完又撕开一条kitkat的包装。

是啊,能到这样的地方无人打扰,确实可以补救一下自己没剩的假期了。金元植想。

“走吧,我带你去看看那个户主的小别墅,就在前面。”两人吃饱后,收拾东西到车上,又带着金元植,沿着海一直往前走。

走了没多久,就看到有一座小小的别墅立在一个小院子里,三层圆顶,蓝白相间。可是再看近一些,就发现整个房子被海风侵蚀得有些老久,表面的痕迹宛如狰狞的伤疤,院子里的欧式桌子和大门也生了锈,失去了往日的美好。

“Annabel~”李在焕用自带上扬的语调念出门槛上的名字。

“Annabel.”金元植的低音炮也自行降低语调。

“看过那个电影了吗?出第二部了。看到这门让我觉得这屋里是不是也放着一个恶魔娃娃”李在焕看了一会门上的锁头,“说不定这锁还有着封印。”

“没有,之前一直忙,没有时间看。人家上了锁就别去碰了,要不然真的招了什么跟着你就不好了。”金元植想起来之前李弘彬说的话,拉住李在焕试图打开锁的右手。

“好吧好吧,”李在焕放弃了对超自然事件的探索,左手拿出了手机,右手拉着金元植的手架在自己肩上,“那拍照留念还是可以的吧?我的Cas*?”

“Winchester.”金元植感慨了一声,配合李在焕看镜头从上仰45°眨眼到低头90°试图拱出双下巴,直到圆圆的房顶和远处的海全都摄入才结束收工。

“我们晚上吃什么?”李在焕边审核自己拍的照片边问。

“随便。”金元植说。

“那就芝士排骨?”

“嗯。”
——hi————————————
国庆快乐!中秋快乐!我去广州吃月饼啦

评论(9)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