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布丁

黑皮是全世界的宝藏٩( 'ω' )و


微博迷妹号戳@N记小布丁

J市度假计划

*一切不属于我,除了ooc
*没有任何医学及科学根据
*破案投机取巧都是我的错
*试图在感情戏里插一点剧情
*下章解锁新人物

11

“照片我回去会发给你哒”李在焕从车里探出头看着金元植说。

“好,路上小心。”金元植摸了摸李在焕的头。

李在焕笑了一下,关上车窗驾车离开了。

“阿西吧。”

金元植走向停车场电梯,推开门就看到车学沇蹲在角落看着他。

“玩的开心吗?”车学沇问。

“开心啊,怎么在这里等我?”金元植反问。

“因为弘彬似乎见到一个了不得的人,就让我回来等你。”车学沇站了起来。

*早些时候

“反正有诸多原因了,在焕那时候要毕业了,元植要分区了,虽然我是没有什么关系,那时候流言四起对他们俩都没有好处。”车学沇继续解释。

“成成成,你们觉得就这样搁置着能解决问题也可以。化验结果明天才出,先下班吧。”李弘彬挠了挠头,整理好资料,走出大门。

“不出去吃个饭吗?”车学沇坐在副驾驶上问。
“你又不吃,我也不饿,晚上再点外卖吧。”李弘彬
目视前方回答,车学沇也没办法多说什么。

很快他们就回到李弘彬所住的公寓。两人刚出电梯,李弘彬看了一眼门口,就拦住车学沇说,“今天先回元植那里吧,我有一位客人要招待,哥你不便留下来。 ”

车学沇听见李弘彬罕见地喊了自己哥,便识趣地离开了,可是回到酒店房间等了好久都没有看到人回来,便去监控室坐着直到李在焕的车驶入地下停车场。

*

“不会是那那女鬼来找他麻烦吧?”金元植问。

“不会,弘彬家里贴满了符咒,那鬼应该进不去。”车学沇说。

“先上去吧,这里信号不好,等会我给他打电话。”金元植按了电梯。

上楼后的两个人一直保持沉默,车学沇就躺在沙发上发呆,而金元植拨打李弘彬电话也没有通。

金元植坐到了车学沇旁边的沙发上,又发了条短信给李弘彬。

“我今天……去了海边。”金元植开了口。

“嗯。”车学沇回应。

“天气很好,风吹到身上也很舒服,在焕哥带我去的地方还没人打扰。”金元植继续说。

“嗯。”

“海真的很好看,双脚泡进水里的那一刻就开始让人感觉到放松。”

“整个人都没入水中的时候感觉到清凉。”

“真的在海里面游的时候,整个人随着波浪上上下下的时候,才体会到你说的海里得水是活的,而游泳池的是死的。”

“…”

“走之前去再看一眼吧,去海边。”
金元植起身,去冰箱里给自己拿了一瓶酒。

“嗯。”车学沇小小哼了一声。

“我们很久没有玩牌了吧?”金元植看到书桌上装饰用的未拆封的扑克牌。

“很久了,自从在焕毕业后就没有打过了吧。”车学沇慢慢起身。

夜色渐深,在这黑暗的掩护下,调皮的小精灵也会出来游戏。

“所以你想先玩些什么呢?”金元植打开了一瓶烧酒放在车学沇面上,又打开了一瓶啤酒。

“来几局梭哈吧。”趴在沙发上的人儿操控着金元植的左手。

“还记得怎么打吗?”金元植用右手配合车学沇控制的左手打乱刚倒出来的新牌。

“废话。”

车学沇的介入,像是帮忙更像是帮倒忙。 桌面上,右手把牌推到左边,左手又拨了回去,拨了半天,牌的顺序都没有发生什么大的海边。

“你认真的吗?”金元植抬头问沙发上的人。

“没有,我只是打算在感受一下摸这些东西的触感而已。啤酒,烧酒,牌,还有--你的手。”

车学沇用金元植的左手食指划过属于金元植右手的手心。那触觉的痒从手掌心传到了某人的心里,酥酥麻麻,让人按耐不住,想要抓住撩起这一切的元凶。

金元植试图用右手抓住捣乱左手,可是那法医控制的手像是会施魔法一样,只凭沙发上的小人轻轻地挥动就可以毫不费力地在桌上游走。

“不玩了,我认输。”金元植抬起了右手,而车学沇轻松地解除了对金元植左手的控制,结束了这场追逐战。

“这太不像你了,以前的你并不会这样子使诈。”金元植抱怨道。

“以前的你也不会主动找我玩牌不是吗?”

“那以前的我会怎么做呢?”金元植慢悠悠地把牌洗好。

“嫌弃吵吵闹闹拉着你玩游戏的我,之前要被砍一下脖子才会乖乖过来。有时候,即使知道赢的机率不大继续玩下去。”车学沇慢慢走到金元植旁边坐了下来,“你先当庄,发牌吧。赢的人喝酒,输的人洗牌哦。”

“可是怎么算都是我亏呀,尝不到酒的味道,还得洗牌。”金元植边发牌边嘟囔。

“我不会耍赖的啦,不过你应该还是会输得连裤子都不剩。”车学沇控制起了金元植的左手。

——————————————————————
昨天去大梅沙,还是喜欢海南的海
不过下了水泡了泡还是很幸福的嘻嘻嘻
因为更新缓慢,有需要提醒更新的可以在评论里告诉我哈

评论(9)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