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布丁

叫我布丁吧❤

VIXX2016.12.02-
MONSTAX2017.12.09-

脾气不好

其他坑杂食太多但是不产粮

不优质画手,不优质写手

首先是个脑洞派读者

把日常转或推荐出去就拉黑了没得商量

有缘tag 见吧

人间不直的

*一切不属于我,除了ooc
*双元,均宪,轩93
*是一个大家互相发现不直的的搞笑意识流的大学日常
*馅儿生日快乐!

02

刘基贤转过头去,皱着眉头对后面坐着的男生抱怨道,

——哥不是答应我一定要沉住气吗?这就出声了?你再忍忍,这小子就会自己说出来为什么不能追了。

什么?这小子?我是这样的人吗?就这么忍不住吗?

李玟赫一脸疑惑对上刘基贤我说的不对吗的脸。

不过自己确实会因为无法劝阻刘基贤而说出原因,而且会基于事实上再夸张一点点描述出来。

当然,这是当且仅当他以为是刘基贤想追蔡亨源的时候。

李玟赫转头看着这个突然插话的陌生人,

——李虎锡。

对方似乎知道自己要问什么一样,表示友好地伸出右手。

——或者,更广为人知的名字,申元虎。

刘基贤补充道。

显然李玟赫对后一个名字更有印象,马上就反应过来了,

——你们社团那个神秘制作人?给你们写了很多歌的那个?

李虎锡立马少女捧脸状,受宠若惊地望着前排两个人,

——诶?你们平常都是这么叫我的吗?我很受欢迎吗?

——没有哦。

刘基贤说。

——诶咦,怎么没有,蔡亨源就很喜欢你的歌啊。什么FROM ZERO啦,IF ONLY的。

诶不对,是因为歌好听喜欢的吗?

李玟赫无法确定,因为他已经被蔡亨源禁止聊任何有关的话题了。

——真的吗?

李虎锡显得十分开心。

——反正他还是知道你的了。

李玟赫不愿意多说。

——好吧,那我先走了。基贤啊,东西我晚点再给你吧。

——明天晚上七点前哈。

李虎锡跟刘基贤像对暗号交接一样点了点头。

李玟赫有些不满意。

他的死党和别人有了灰色交易,还不愿意告诉他。

而刘基贤似乎没有发现他的小心思,只是问他,

——你之前想跟我说什么来着?

——各位安静一下,要点名了。

台上站着一位小麦肤色的助教,穿的衬衫衬衫勾勒出肩膀完美的线条。

——就是他咯。

李玟赫泄气地暗中指了指台上。

昨天他准备去网吧打游戏的时候,在路上遇到了讲台上那位从头到脚,从下到上,连发梢都在散发雄性荷尔蒙的男人向他问路,说是不知道短信上这个办公室在哪里。李玟赫结果手机一看发现巧了,这个就是上次的带他(和其他人)的课题导师吗?所以他就带着这位猛男,边走边聊了五块钱的天,直到到达目的地。

——本来想早点跟你说,这个新的助教英文名叫SHOWNU,中文名叫孙贤祐,看起来还挺憨厚可爱,和老师本人有些相似,以后逃课请假应该很容易吧。

李玟赫嘟着嘴和刘基贤抱怨着。

都是因为刚刚的小插曲让自己情报过时了。李玟赫想到。

——是他呀。

刘基贤意味深长地看着讲台上的人喃道。

——对呀,是不是超帅?

李玟赫转头望向讲台,发现孙贤佑也在看着自己这边。

——刘基贤。

——到。

刘基贤无表情地举了举手。

李玟赫看到孙贤佑对着这边笑了一下。

哦莫?

李玟赫推了推眼镜,掩饰心中小鹿一撞。

他这是?

——李玟赫。

——李玟赫。

李玟赫突然意识到是在叫他。

——这里这里!

他急忙对孙贤佑摇了摇手。

孙贤佑又看着他笑了出来,点了点头。

放下手后的李玟赫把双手十指交叉变成少女祈祷状放在胸前,他靠在刘基贤肩膀上说,

——他的笑眼可真好看啊。

刘基贤转头看了一下眼李玟赫,又慢慢转了回去。

03

教室的另一头

——为什么你们两个人又不等我!

小可爱李周宪乘着课间溜进教室,把书包放下后,对蔡亨源抱怨道。

——米安,最近总是睡不好,而且一醒就睡不着了。所以就和贤祐哥早起出门了。

蔡亨源把自己的书从李周宪面前的桌上移开,微笑着解释道。

——好啊,你们俩又背着我去锻炼了是吧?

李周宪气呼呼地坐了下来。

——今天倒没有,贤佑哥说今天是助教第一天,所以早起换了套帅气衣服就出门了。而我看你昨天很晚才回来,就先过来占了位置。

蔡亨源用言语给李周宪顺毛。

——点名了吗?

李周宪把自己手中的东西放到桌上。

——哥知道今天你会睡得久一点,应该帮你勾了。

——好吧。

李周宪打开一罐草莓牛奶。

——不过亨源哥,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蔡亨源作认真思考状,

——得分情况吧,看我有没有戴眼镜。

——呀!

李周宪推了推身边的蔡亨源,对方作势要倒的样子又让李周宪赶紧拦住他。

——那小子已经第…不记得了,往我手里塞了东西就跑了。

李周宪边说边打开“那小子”送的爱心早餐。

——这次没跟你说什么吗?

蔡亨源显然对李周宪的抱怨已经习以为常。

李周宪想了想,不确定地说

——他说……等会见?

——哦。

蔡氏冷漠脸。

其实不管这个人是谁,他的目的已经完全达到了。

不管是想让李周宪记住他,还是让他的傻弟弟每天都想着他,一天八百回地提到他。

说起来蔡亨源告诉李周宪来者不拒,送了就收的方法本身就有些问题。但是对于蔡亨源自己来说,这些问题大部分都很懂事地会自己解决。比如说虽然情人节收到的巧克力很多,但是柜子总有放不下的时候。所以和在冰箱里放进去大象又想要放进去一只河马就得先把大象拉出来才能够把河马放进去一样,到最后巧克力其实没有别人想象中那么多。

还有一小部分,靠着他和他好友们的机智,也是可以手动解决的。就像他买的手机是双卡双待的一样,他的SNS账号也是双份的。

虽然他如同一个老年人一样,除非必要,一般什么都不上也不更新。

突然间,最近被自己亲弟安利各路美剧后每天看得一愣一愣的蔡亨源多了一点小心思,

——你确定送你东西的这个人,不是什么变态跟踪狂或者是心理扭曲的杀人犯?

——不会吧?

李周宪瞬间起了鸡皮疙瘩。

——哥,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一位身穿黑色全套,带着金丝边大框眼镜的少年手提挎包,站在李周宪旁边问道。

——可以呀。

李周宪想都没想。立马就回答了。

蔡亨源有些搞不清楚情况地戳了戳李周宪,让他转过身来。

——是谁?

他无声地问。

李周宪没有回答,但是通过他们两人几秒之间的眼神交流下来。蔡亨源明白了来者的身份。

——可以……吗?

李周宪开口问。

蔡亨源扶额捂眼没脸看。

完蛋,我身边的单纯的孩子突然变得不直的。

04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玟赫捧着手机差点在食堂笑晕过去。

——别拿着一边拿着筷子,一边对着手机笑得花枝乱颤,别人会以为我对面坐了个傻子。

坐在他对面的刘基贤嫌弃地把自己的餐盘往后挪了挪。

——不是,我认为有人能够让蔡亨源不带商业性质地主动发一则SNS已经很不容易了,没想到他不仅发了,还是张两人自拍合照,还把那个人圈了出来,下面文案还是什么新同伙?瞧这老年人角度,不知道跟谁学的,我的天,真是太搞笑了。

新同伙?

刘基贤对蔡亨源的用词皱起了眉头。

他和蔡亨源关系不算坏也不算好,用李玟赫的话来说,就是他们两个一见面总有想把对方怼死的冲动,但是却莫名和平相处了这么久没有任何伤亡。

新同伙。

呵。

刘基贤打开自己的手机,看到所谓“新同伙”的真面目。

New fellow.

行叭,这是哪个智障软件给李玟赫翻译。

更让刘基贤无奈的是李玟赫竟然还评论了。

Nice! body!

简直是黑人问号脸了。

刘基贤抬眼看着对面,放了一通洋屁还洋洋得意的李玟赫。

——Buddy.

刘基贤说。

——嗯?

李玟赫眨巴眨巴他的大眼睛表示不知道刘基贤在说什么。

——Nice buddy不是nice body!就一张半身自拍合照,又没脱衣服又没脱裤子的,你怎么看出他身材很好呢?

刘基贤忍不住吐槽李玟赫的半吊子英语。

——行行行,我删掉就是了。

李玟赫点开自己发的评论准备删掉。

——等一等……

他仔细瞧了瞧,发现刚刚还没有几个人评论的动态,现在多了一百多条评论,上面还出现了有个ID点了赞。

—SHOWNUBEAR?这看起来怎么那么眼熟?

李玟赫点开他个人主页,发出了惊喜的声音。

——我的天!!!真的是他!!

——他的自拍角度也很刁钻呢哈哈哈!

——等一下,为什么他会给蔡亨源点赞?而且他们还是互相关注???

李玟赫觉得奇妙。

——为什么李周宪也和贤祐哥互相关注哦!

李玟赫对孙贤佑亲切的称呼让刘基贤眼皮一跳。

李玟赫发现了更多不思议事件。

——哇!这么快在蔡亨源的评论底下留下这个新人的资料了诶。

——这才是蔡亨源发自拍的目的吧。

刘基贤提醒道。

李玟赫这才恍然大悟。有时候他觉得刘基贤虽然是从大学才认识的蔡亨源,但比他更加了解对方的心思,就好像他们俩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

——不过为什么申元虎想要追蔡亨源啊?

李玟赫问。

——李虎锡。那位哥平常不喜欢别人听人叫他那个名字。

刘基贤回答。

——哇哦,也是一位拥有双重生活的人呢。

李玟赫感慨又继续追问,

——所以为什么呢?

刘基贤似乎对这个问题早有准备。

他把从李虎锡口中听到的断断续续的彩虹屁中整理总结出了一句话,

——没什么好说的,也就是一个奔现失败的故事。

李玟赫皱着眉头,眯着眼嫌弃地看着刘基贤。

——也有点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意思。

李玟赫的眉头舒缓了许多。

——再扩展一点点,就是个俗套的美人救英雄,英雄难逃美人关的故事。

——那谁是英雄谁是美人?

李玟赫期待的小眼神告诉刘基贤用三句话是不能够满足他的好奇心的,他需要的是一篇五十万字苦情狗血多角恋小说的有声阅读。

刘基贤摇了摇头,只好全盘托出。他知道的也不多,但是整理成一篇小作文还是可以的:

大概就是去年有段时间,李虎锡先生过得穷困潦倒又不想靠家里救济便在网上试着拍卖过几首自己写的曲,想不到没过多久被一个匿名的金主爸爸用高价全都买了下来。这一大笔钱不仅解决了李虎锡的燃眉之急,还让他时不时还会收到金主爸爸寄来的各种活动邀请函,而他也会挑自己有兴趣的参加。打那以后,他便认识了很多人,多了很多相关的资源,除了音乐可以收版权费,有时候还会去当个不露脸的模特赚广告费什么的。

就这样过了快一年,当他都要忘记自己那段穷苦生活的时候,在社团里的某一天,突然有人说想要去一个限定派对却没有入场券而垂头丧气的时候发现自己刚好这么一张vip入场券,只不过上面已经印着他名字还写着只能本人携眷入场的规则,所以他只能够和那人一块去派对。而他们一起入了场没多久,那人就在人群中窜得没影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吃着东西玩手机。就在那时,他突然听到熟悉的旋律——是他的自作曲!再抬头一看,一位穿着全黑T恤的灰发DJ站在台上。他一瞬间就被迷住了,正愁着怎么勾搭的时候,听到人家中场致辞,才发现那就是他这么久以来素未蒙面的金主爸爸,而这是他的生日派对。

再后来又看到同他前来的人竟然和金主爸爸认识,便他缠着问东问西。但是那人的回答这并不足以满足他的好奇心。而且他有意无意地凑到蔡亨源面前,也没有能引起对方注意。

——呵,那个同社团的人不会就是你吧?我说你怎么没从我这里拿入场券,最后还是神出鬼没地出现了!你把他带来,还想从我这里空手套白狼,原来是为了还了你自己的人情?

李玟赫终于听出来了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怎么和他纠缠上的。

——要不是你不听我的,就算一个人也非要去那个地方,我才懒得去呢。

——哇,那么一个高颜值的派对,入场券都送到手上了,不去白不去呢!

——你就是这样贪图美色,才会让人担心你会不会被拐走的知道吗!

李玟赫捂着耳朵不想听刘基贤的念叨,人活到二十六岁,真的不想再多一个妈了。

——聊什么呢?

蔡亨源端着餐盘一屁股坐到了李玟赫旁边。

——你不需要知道的事。

刘基贤说。

——呵呵。

蔡亨源冷笑地看着刘基贤。

——我也要听。

李周宪坐到了刘基贤旁边。

——你们好。

还带了个小尾巴。

——呦,昌均。

刘基贤和坐在李周宪旁边的小尾巴打招呼。

——呦。

任昌均和刘基贤击掌表示友好。

——哇,刘基贤,今天突然觉得我太不了解你了。

李玟赫用叉子捅了捅盘子里被单独挑出来的黄瓜,觉得对面的人怕不是个情报贩子,怎么谁都认识。

——那从今天开始好好了解一下?

刘基贤收拾好桌面,准备离开。

——哎,不是,我错了!!别走了,等等我啊!

李玟赫背上书包和刘基贤一块走了。

蔡亨源望着离开的两个人,甚至没来得及发出挽留的声音。

再看着对面的两个人,

一个细嚼慢咽地吃饭,一个打开果盘推到二人中间。

呵,全都不直的。

他气鼓鼓地夹起盘中的炸鸡,一口塞进自己嘴里。

评论
热度 ( 7 )

© 焦糖布丁 | Powered by LOFTER